您好!歡迎光臨八桂書香   聽書了
  • 0771-5823715

編輯只是一種職業,關鍵就是這幾招

2020/9/5 22:48:01   作者:呼延蘇 出版人雜志   次瀏覽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有代表、委員提議將編輯出版學上升為一級學科。提案結果現在還不得而知,但出版界和有關高校的這種努力由來已久。早在1984年,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和復旦大學就建立了編輯學本科專業。2009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和教育部就我國是否設置出版碩士專業學位組織專家論證,結果是一致同意。于是,國務院學位委員會2010年批準了出版碩士專業學位設置方案,北京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蘇州大學等近30所高校相繼獲出版碩士授予權。據最新統計,目前我國共有55所高校開設編輯出版學本科專業,19所高校開設數字出版本科專業,28所高校開設了出版碩士專業,10所高校開設了出版學研究方向的博士點。這個專業的學術成就似乎也碩果累累,幾十年來,已出版的科研論著(含教材)達千余部,論文在萬篇以上。

但是,看上去比較熱鬧的編輯出版學一直未被列為一級學科,不是掛在新聞傳播系(院),就是圖書情報系,或者信息管理系。專業的名稱也很不一致,“出版學”“出版發行學”“編輯出版學”,甚至“農業文獻編輯與數字出版”“出版文化與新媒體實務”等等,五花八門。從而導致該專業在社會上的認同度一直不高,教師缺乏主體地位,畢業生就業也無所適從。而且,還有更令人尷尬的情況:今年7月初高考剛結束,出版界某公號推文介紹大學院系出版專業,北大和人大赫然名列前茅,但很快被告知,這兩所名校的編輯出版專業已經停止了本科招生。

我想說的是,編輯出版專業列為或不列為一級學科,都不會改變如下事實:這個專業教育目標是為圖書出版培養后備編輯人才。從這個角度說,該學科的設立是以職業作為分科標準,而通常的學科設立是以知識體系為分科標準。因此,編輯出版學欲成為一級學科,首先就得把自己弄成一個夠大的知識體系。由此便引出一個問題:編輯是項社會分工,編輯出版學卻成了個知識體系,兩者之間是否有必然聯系?我的回答是否定的,說得刻薄一點,能不能當個好編輯跟學不學編輯出版課程,基本上沒有什么關系。在目前的社會分工中,有些職業與學科的關系比較固定,譬如醫生、會計;有些職業卻跟學科沒什么緊密聯系,譬如公務員、編輯。就編輯而言,學科知識只構成他的能力基礎,而且,不同專業出版社對編輯有不同的學科背景要求,如社科類出版社編輯的知識基礎應該是文史哲,古籍類出版社是中文或歷史,譯文類出版社是外語或文學,文學類出版社是漢語言文學或外國文學,藝術類出版社是音樂、美術,科技類出版社是理工。出版社專業分工程度越高,對學科專業的要求也越高,但恰恰很少有出版社會要求編輯的學科背景是編輯出版學。編輯出版課程學得多學得深的人,可能成為這個知識領域的研究者,在出版社卻不太容易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

敲黑板:因為,編輯是一種職業,從事該職業的人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學科知識,但必須具備相同的解決問題的能力。編輯的專業能力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判斷能力

有兩個向度,第一是文化價值判斷。文化價值是一本圖書的終極意義,如果說作者是文化價值的創造者,編輯就是文化價值的發現者和傳播者。一本書的出版對于編輯而言,是一個文化價值發現或再發現的過程。鐘叔河先生上世紀80年代初建議出版一套“中國人看西方叢書”,內容是晚清時期中國人親歷西方的筆記。當時沒幾個人看好他這個點子,覺得那些名不見經傳的筆記沒有什么價值,大規模作為叢書出版更沒有必要。而鐘先生的獨特見解恰在此處,他認為這些書拆開來看,有些并不精彩,史料既不多,思想也淺陋,但如果把這些晚清的出國筆記盡可能收羅到叢書中,就會有其獨特價值。幾年后,10冊800多萬字的《走向世界叢書》出版,在中國思想學術界產生巨大反響,成為40年來最有影響的湘版圖書之一,被稱為“出版業的巨大業績”。

第二是市場表現判斷,即預估一本書的銷售情況。未出版的好書稿如石中之玉,編輯就像賭玉人,賭得準不準,最考驗眼力。編輯選書稿,看走眼的時候很多。《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出版之前曾輾轉過12家出版社,一致不被編輯們看好。無奈之下的杰克·羅琳在《作家和藝術家年鑒》發現克里斯托弗.李特,請他代理自己的作品。最后,勉強由倫敦布魯姆斯伯利出版社出版,首印只有區區500冊。《十鐘山房印舉》是清人陳介祺輯古璽印譜,卷帙浩繁。王啟亮先生重新包裝成一套定價2980元的大書后,幾乎沒有出版社敢接這活兒,包括一些美術專業出版社。這么冷僻的領域,這么高的定價,能賣出去嗎?最后雖有一家出版社同意出版,卻采取了最保守的方式,自家不參與發行。但該書首印1500套,只靠一個微店頁面展示,15天預售賣空,不到3個月所有庫存全部消化,447萬碼洋幾乎是不打折銷售。王先生之所以敢出這部大多人看了很冷僻的古印譜,是基于對金石篆刻愛好者這個特定群體需求的了解。

凡有大成就的編輯,首先就得具備良好的判斷能力。而判斷能力的形成,靠的是專業知識、個人經驗和悟性。

 

策劃能力

這種能力可分為三個層面,首先是無中生有的策劃。十幾年前,魏東先生入行出版業時,深感優秀的叢書既是出版社的門面,也是編輯個人事業成就的標準,便起意搭建一套名為“文學紀念碑”的叢書。接下來的工作是尋找合適的書跟合適的譯者,這兩項工作都需要編輯有專業而獨到的眼光。最初的成果是紀德《關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六次講座》和別爾嘉耶夫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觀》,然后是博伊德的《納博科夫傳》。到目前為止,這套以經典作家傳記為主要特色的叢書已推出30余種,成為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的品牌叢書之一,在人文閱讀領域反響熱烈,尤其是在俄蘇文學界有良好口碑。這套叢書的起點只是編輯頭腦中的一個想法,因此,無中生有的策劃最能表現編輯的創造力和執行力。在這個過程中,編輯始終是產業鏈的整合者。


其次你還要會由小變大的策劃,即由一篇文章甚至一條信息引出的策劃。講一個自己的例子:大約是2003年左右,我在雜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談幾個詩人以及文學人物患肺結核的事,于是與作者取得聯系,約他從這個話題出發寫一部書稿。經過反復商討,定位于表現歷史上的天才人物與精神疾病的關系。一年后順利完稿,書名叫《天才就是瘋子》,其獨特的文化視角獲得了不少讀者的關注。

最后是由舊翻新的策劃。《浮生六記》是一本著名的文言自傳體散文,因為沒有版權問題,很多出版社和圖書公司都有出版。因此,當果麥文化公司決定再出一本白話版《浮生六記》時,很多人心里是有疑問的。首先就是市面上已經有幾十甚至上百個版本,再添個版本會引起讀者的注意嗎?其次,對文言古籍進行白話文翻譯,向來為不少專家學者詬病,經常會弄個費力不討好。但果麥的編輯請來了80后實力派作家張家瑋擔任文本翻譯,又在裝幀方面精心打磨。個性獨特的譯文,漂亮的封面,精美的印刷,別具一格的裝訂方式,使這本書從內容到形式都洋溢著直達人心的時尚氣息。該書甫一面世,就受到年輕讀者的追捧,最后銷量竟然超過300萬冊,長期位于圖書銷售排行榜前列。而今原創資源稀缺,舊書(特別是公版書)翻新便成為各出版社競相開展的業務,但翻得不好只是顆手榴彈甚至啞彈,翻得好就是核彈。同樣的東西,經過不同人的策劃,會產生不同的效果。

談到策劃能力,我們通常會以為就是一個創意,其實創意只是策劃的起點,而完美的策劃一定包括良好的執行和控制。沒有后者,再好的點子也只是空中樓閣。

 

獲取能力

就是獲取書稿的能力。對編輯而言,判斷與策劃是屬于戰略層面的能力,獲取書稿則是戰術落實的關鍵步驟。拿不到書稿,編輯的所有工作都會成為斷頭路。如果選題出于編輯的策劃,那么在一般情況下能順理成章拿到書稿。現在我把獲取能力單提出來,就是強調選題非其策劃而書稿能被拿到的能力。獲取能力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這是能準確判斷稿件價值并與作者建立共同話題的基礎,進而才能討論書稿內容和讀者的情況。

熟悉作者情況,掌握作者動態,保持與作者經常性的聯系。用鳳凰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編輯徐海的話說:“就是知道誰在寫什么,知道最適合的作者正在寫最適合的選題,并能找到作者簽下這個稿件。”他還特別舉了一個例子:“我們單位的王保頂同志就是這樣,他每次去北京、廣州跑一趟就會帶回很多稿件。(摘自《一家出版社走過的彎路和一位老總對此的反思》)”在出版社待過的人往往有這樣的體會:工作年限相同的編輯,有些人就是能約到稿件,有些人則基本上約不到稿件,這就是獲取能力大小的差別。

良好的溝通技巧,包括口頭溝通和書面溝通。青年編輯張潔的一次約稿經歷是個很好的范例:她在網上發現一篇對某歷史學者的采訪,覺得其學術方向切合自己的選題思考,但聯系到作者后獲知已有兩家著名出版社先于自己發出了邀約。但她沒有退卻,而是知難而進。列舉自家公司成功的案例,并做了一個關于這部書稿編輯、營銷推廣的詳細方案,還耐心解釋了經濟回報的各種問題。編輯在溝通過程表現出的誠意和專業精神打動了作者,最后拿到了《大宋之變,1063-1086》的書稿。我認識一個業余編輯,經常幫出版公司拿書稿,有時還能約到一些名家的稿件,而約稿的方式就是給作者寫信。我問她只憑寫信何以能約到書稿,她說:“我的信對于作者特別有殺傷力!”可見有效的溝通在約稿時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整理能力

文字整理,這是編輯最重要的基本功。又可以分兩個層面,其一是知識層面的整理,其二是修辭、錯別字層面的整理。作者的書稿很少有不須修改就能直接拿去出版的,書稿中的知識性錯誤和文字表述錯誤會普遍存在,這些“雷”和“坑”,都必須編輯排除、填平。“雷”不排盡,“坑”不填滿,輕則是校對錯誤超標,整本書成為不合格產品;重則越線犯規,觸發導向問題,帶來更大麻煩。最近這些年,出版機構比較強調策劃和營銷,對編輯的文字整理能力有所忽視,文字上能夠把關的優秀編輯有后繼乏人之感,這是整個出版界都應該重視的問題。

結構整理。關于這點,我直接引用資深編輯淡霞女士的一段話:“存在結構缺陷的書稿或許是作者沒來得及整理,只是將所有文章收集在一起就發給編輯;或者是作者自己有大致的想法,但這種構想不太理想或者不符合當下的市場需求;或許是作者已去世,作品龐雜無序,后人沒有能力整理。這時就需要(編輯)理出一種思路,用這思路將所有文章按照某種規律組織起來。(摘自《披荊斬棘的編輯:審稿能遇幾多坑》)”雜亂的書稿經過編輯的整理成為條理分明的出版物,是編輯價值的重要體現之一。

書名和標題的整理能力。在信息超載時代,吸引人們注意力已形成一種商業價值,而吸引注意力重要一招就是視覺爭奪。因此,書名和標題作為導讀門窗,對于圖書的銷售比過去具有更重要的意義。好的書名應該簡潔、生動、準確反映主題,以下是讀者認可程度比較高的一些書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追憶似水年華》《追風箏的人》(國外引進版),《藏地密碼》《平凡的世界》《明朝的那些事兒》(國內原創),《浮生六記》《夜航船》《紅樓夢》(古籍)等等。平庸無趣的書名固然不好,但過于花哨也是大忌,如蘇軾的詩文集起名《用一生把別人的茍且活成瀟灑》,魯迅的散文集則名為《風彈琵琶,凋零了半城煙沙》。看上去詩情畫意,實則故弄玄虛,不知所云。


營銷能力

以前,傳統出版社的主要業務分為編輯和發行,兩撥兒人涇渭分明,而且總是矛盾重重。現在越來越強調兩者的融合,特別提倡編輯參與營銷,因此還催生了營銷編輯的獨立崗位。編輯的營銷能力由以下幾個方面構成:

營銷文案的寫作。這要求編輯具備良好的寫作基本功,對圖書內容和目標讀者有雙向了解,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營銷文案,一方面要能準確把握圖書要點,另一方面要針對不同讀者有不同的表述,達到喚起讀者閱讀欲望的目的。

聯絡、運用媒體,特別是運用新媒體、自媒體擴大影響、促進銷售。目前,很多出版機構都有自己的新媒體,一些頭部出版社、出版公司的新媒體甚至形成矩陣,擁有上百萬千萬的粉絲群。這里面蘊藏著很大的購買潛力,如何將這種潛力變現,就是營銷編輯要完成的任務之一。此外,營銷編輯還應盡量多了解、聯系社會上的新媒體平臺和公號,掌握它們的粉絲特點和帶貨功能,實施有效的文案、信息投放,進而達成有銷售量的合作。今年以來,直播帶貨成為風靡一時的推銷方式,出版業的直播帶貨也方興未艾,作者、編輯乃至出版社領導紛紛出鏡,一派熱鬧景象。這種方式對圖書促銷的效果還有待觀察,但大小出版機構都已無法回避它所掀起的風潮。反應快的公司已將直播帶貨視為重要營銷手段,如民營書商的頭部公司之一磨鐵就專門成立了新媒體營銷部,目前已簽約多位主播,每月做一百多場帶貨直播。

組織落地活動。地面書店在網絡銷售的進逼下步步后退,已經失去了一般圖書銷售的半壁江山。為聚攢人氣、提升銷售,很希望出版社帶上作者(特別是有名氣的作者)到店里搞活動作簽收。一些市場活躍度較高的出版社,此類的活動每年可達一兩百場,而圖書的責任編輯往往在其中承擔最重要的工作任務。作為組織活動的中樞,編輯要能統籌,擅溝通,設計流程,安排細節,還得有預案以防不測。這種能力的形成,除了在實踐中摸爬滾打,沒有什么捷徑。


總結一下:任何一個編輯都難以諸能皆備,但只要某項能力突出,在出版社就會有一席之地;兼具兩三項能力,就算得上優秀編輯了。孟子曰:“梓匠輪輿,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規矩近乎知識,巧就是能力。編輯是做文化的匠人,其核心競爭力的關鍵不是具備某種特定的學科知識,也不是知識量的多少,而是建立在知識基礎之上的專業能力。所謂“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手眼高低全憑靈活運用而生成的“巧”。


暢銷書排行榜

八桂書網 | 當當網 | 亞馬遜網

桂版獲獎書籍>>

五個一工程獎

國家圖書獎

中國出版政府獎

中華優秀出版物獎

精品香蕉在线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