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作者:夏麗檸

作者:[日]小原光云 著 蔥花 譯,出版社: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時間:2021年03月

  日本人有意思,信佛,卻求“道”。只不過,他們追求的是在日常生活中如何運用“道”。茶道、花道和香道,是日本人文化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是茶的故鄉。中國人對茶道既熟悉又講究。日本茶道推崇“閑寂茶”,從織豐時代的千利休到明治時期的岡倉天心,都教導弟子喝茶得能喝出個“寂寞”才行。就如井上靖在《千利休:本覺坊遺文》中所寫:閑寂雅常駐,茶湯亦關鍵。喝茶,是種修行,要講“道”。
  “道”,亦是互通的。論花道與茶道,都是對生命的感悟。若真講區別,花道更自然。插花,是指人們取植物形態中最美的枝、葉、花和果實進行插制。至少,在小原光云所著的《小原流花道經典》里,是這么定義插花的。
  日本花道流派不多。通常認為有池坊、古流、未生流、小原流和草月流五大門派。其中,池坊是鼻祖,幾乎成為現代花道的代名詞。池坊,本是位于京都六角堂的一間僧房名。15世紀中后期,隱居在此的僧侶專慶擅長插花,常常出入武家宅邸表演花藝,久而久之,形成了日本花道最古老的流派。
  本書中所介紹的小原流派,是由池坊衍生出來的。創始人小原云心本是池坊的學生。但在學習過程中,他認為池坊插花重心過高,缺乏自由感,遂決心創立重心下移的花術-盛花。相比池坊的端莊古典,小原流更俏麗多變,畢竟是日本明治維新之后的19世紀末期才創建的流派。西風東漸,那時在日本吹得正兇。
  日本是個季節感特別強的國家,到什么季節做什么事。否則,俳句也不會要求必須出現一個能代表季節的詞語啦。插花里的花材恰似俳句里的季語,著重體現季節性。一件插花作品的優劣,考量標準無非是花材、花器、裝飾物,以及花臺的使用。
  選擇花材,依季節而定。春夏秋冬,哪些花是當季的,哪些式樣最能賦予重要意義,在花道中尤為講究。以書中第一件插花作品為例,花材選的是老松與牡丹,主題為“不老富貴”。新年或是慶典時選用此類花材較為常見。此外,夏天的玉蟬花、荷花、睡蓮;秋天的萩、桔梗、白菊;冬天的松、竹、梅都極為好用。這里要多說一句,菊花做為日本的皇室家徽,深受日本國人喜愛。除了春天,另外三季幾乎都可用菊花做花材。書中最驚艷的“秋之瓶花”,是只將白菊這種單一花材插在青花圓瓶里,卻達到了化繁為簡,清淡脫俗的效果。
  小原流花道的特點是使用盛花。按我們通常理解,盛花是指花開繁茂之意。小原流派創始之初,已有大量洋花涌入日本。西方植物的熱情狂茂與東西植物的窈窕羞澀自有不同。因此,在花器的選用上,以敞口的水盤、竹籃居多,也不乏陶罐和耳壺。
  日本插花始于飛鳥時代,大約是公元6世紀到8世紀的時候。相傳是由著名隋使小野妹子從隋煬帝時期的佛前供花引入。專慶創建池坊,正是受到小野妹子每日在六角堂前敬花禮佛的啟發。
  與茶道、香道一樣,中華文明貫穿于日本花道。日本插花作品中,不僅能看到中華千年燦爛文明在亞洲的影響,同時也要感嘆中日韓東亞三國文化淵源如此接近。就拿插花使用的花器來說,書中既有乾隆貫耳瓶,又有瀨戶燒長方形水盤,還有高麗水白盤和南蠻燒水盤,從這些器物身上,我們見識了插花藝術的發展史,也見證了瓷器工藝的交流史。這當然是研習花道的一種收獲。
  日本花道,是通過人與自然之間的對話,從物象景觀中感受和領悟道理,從而秉持平淡悠遠的閑寂之情。除了注重花材、花器,日本花道對意境也尤為重視。因此,作品里的擺件與掛軸畫不容忽視。“溪谷盛花”里就用了一幅掛軸“介堂瀑布圖”,花臺上有秀石側立,配以寧窯冰裂紋小水盤里的車百合、夏櫨和香茅草,儼然一副山野溪谷的模樣,為炎炎夏日的室內增添了一股清涼。
  花道,連接起了生命與自然、生活與哲學,既有自然之美,又有人文之趣,堪稱一門親民的藝術。熱愛自然的人,都可嘗試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