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株桂樹
   《山海經·海內南經》:“桂林八樹,在賁隅西。” 晉,曾任丹陽參軍的郭璞注:“八樹而成林,言其大也。 賁隅 ,今番隅縣 。” 晉孫綽《游天臺山賦》:“八桂森挺以凌霜,五芝含秀而晨敷。”
廣西的代稱
   南朝梁 沉約 《齊司空柳世隆行狀》:“臨姑蘇而想八桂 ,登衡山而望九疑 。” 唐 韓愈 《送桂州嚴大夫》詩:“蒼蒼森八桂 ,茲地在湘南。” 明 楊基 《憶弟》詩:“ 青州信息稀, 八桂音書絕。”
   “八桂”一詞,由來已久。宋代以前,已見諸于不少典籍詩詞。《山海經》有“桂林八樹,在賁隅東”。南北朝時庾信的詩,有“南中有八桂,繁華無四時”之句。唐代的大文學家韓愈,也寫下了“蒼蒼森八桂,茲也在湖南”的詩句。當然,就地理而言,上述“八桂”,并非專指廣西。到了宋代,楊萬里又有“來從八桂三湘外”的詩句,這里的“八桂”,指的已是廣西了。明代以后,廣西劃為八府,于是人稱廣西全省為“八桂”,就象福建劃為八府,人稱福建為“八閩”一樣。清代名人袁枚,在他晚年時又來到桂花飄香的桂林,當時的廣西巡撫于“八桂堂”設宴款待。袁枚有感于舊地重游,寫下了《八桂堂懷書》一詩,內有“森森八桂翠參天”之句。“八桂”一詞,于是為更多的人用于代指廣西。廣西人喜歡以“八桂”作為廣西雅號,是喜歡“八桂”二字,既溫文典雅,又反映了廣西悠久而獨特的歷史文化。以至海內外廣西籍人士,多以“八桂子弟”相標榜。先秦時期,廣西為百越之地。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統一嶺南,設置桂林、南海、 象郡三個郡,今天的廣西含桂林郡全部、象郡一部份及南海、長沙、黔中等郡一部份,為廣西設郡之始。 唐太宗貞觀后,分全國為10個道,廣西屬嶺南道。咸通三年(862年)南道分為東、西兩道。 廣西為嶺南西道,基本形成了廣西后來行政區疆域的輪廓。